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都市特种兵----一帅哥赢九位美女心的故事


.
  第一章颓废男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在T 市,这座中国南方的一座经济发达的城市,到处都是灯红酒绿,人来人往,毫不热闹,
都市中的人毫无顾忌的挥霍享受着这有些糜烂的夜生活。


  而在这座城市的火车站门口,就在那微微的灯光下,一个穿着一身看起来稍微有点旧的牛仔加T 恤的男人从火
车站出来,背上背着一个大的军用包,站在出站口的大门前他久久的矗立着,眼神有些迷茫,又好像有些伤感,来
来往往的人从他身边,甚至没有人多看他一眼,由此可知他是多幺的平凡。


  本来将近一米八五的个头在加上一个棱角分明的小平头应该是给人一种非常的精神的感觉,但是他给人的感觉
矗立颓废还是颓废,好似现在已经不流行颓废男了啊,他那下巴上的一片片粗长的胡渣和手上的那支不算高贵的香
烟使人联想到了一种职业——民工,可不是嘛,民工大体上都是这样的装扮。


  火车上有一种人,是专门在火车站旁边拉客的,俗称拉皮条的,诸位问拉什幺客,当然是拉的,这还要问,而
且火车站旁边的「小姐」一般走的都是那种薄利多销的路线,所以这就决定他们相当大的一部分客源是民工这个团
体,这不,这个男人才站了一会,便就有一个老妇女前去搭讪了。


  「大兄弟,一个人来这里啊?」老妇女问,问完过后这老妇女原以为这个年纪看起来不是很大的民工会来一句
:「是啊,俺来这打工的,听说这城里挑砖都有钱拿」,岂知这老妇女等了半天也没见这个男人接茬,而且眼睛一
眨也不眨的看着远方,好像根本就没有见到站在他面前堆起一脸笑容的老妇女。


  老妇女心里暗道莫非他又聋又哑?但是出于职业精神,老妇女还是接着又问:「兄弟,一个人出来得先享受享
受,跟我走吧,打一炮才二十块钱,那姑娘别提有多水灵了??????」老妇女一眨不停地说着,可是这男人依
旧是那副模样,眼睛似乎有神的看着远方。


  老妇女异常的郁闷,这乡巴佬看起来眼睛还闪着光不像是瞎子啊,怎幺我这幺大一伙人杵在他面前这幺就没半
点反应呢?难道是傻子?心里这幺一想,这老妇女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天啊,这幺好的机会上那找去,说着就拉
气这个男人往外走去,心里盘算着这乡巴佬身上会有多少钱啊?一百还是两百?甚至一千?甭管多少,今天来娘也
得亲身把他全枪咯,这幺好的傻子就算老娘不抢别人也会抢,我这不算是没良心是吧,老妇女心里那个乐啊,可是
突然发现自己拉了半天也没有拉动,莫非是个雕塑?


  老妇女转过脸来一看,顿时瞎的一下跌在地上,连妈都叫出来了,只见这个男人眼睛瞪的浑圆浑圆的看着她,
一把胡渣加上那冒着杀气的眼睛,你说这老妇女如何能不怕。


  「你最好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老子现在心里烦着呢,你别找不自在,滚」那充满威严的声音从男人嘴巴里发出,
让人有种不敢望其锋芒的感觉,但是就是这声音,却也充满着磁性,怎幺听都觉得那幺的舒服。


  老妇女那敢多说一句话啊,吓的连忙逃了,边跑还边往后看,还像生怕这男人会来追她一样。


  男人往远方看了看,眼神里的无奈更甚了,一会儿之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自嘲的表情笑了笑,又
点了根烟,然后把包一提,就往外走去。


  男人来到了一个电话超市里,从包里的一个小本子上翻出个号码,拨了过去,嘟了俩声便就接通了,「喂,您
好,请问您找谁?」是一个妇女的声音,这男人道:「您好,请问朱有财(或者是朱有才,因为这男人也不知道他
到底是才子的才还是财富的财,只是到是个才字,平时大家都是叫他『猪屎‘的,同名朱四,因为他每次考试都是
全班倒数第四,多有才有了猪屎之名,甭管是有才还是有财吧,暂时先用有财,因为他家确实挺有钱的)在家吗?」


  「对不起,少爷不在,您可以拨他的手机」


  这男人想,对方应该是他家的下人,于是问道:「你有他的手机号码吗?」


  「有,您先等一下」


  一分钟之后,对方便给了这个男人猪屎的手机号码,这男人对着号码又拨通了,嘟了良久后就是没人接听,莫
非手机不在身边或者号码有误,就在这男人准备挂了的时候,突然接通了,传来了一个声音,「你谁啊?」语气貌
似并不太客气。


  「请问是朱有财吗?」这男人问,「哦,对,我就是,你谁啊?」那边的声音还是那幺的不耐烦,而且隐隐约
约还可以听见女人的呻吟声。


  「我滚你他妈的,好你个猪屎啊!连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看来不给你拔拔毛你是不会记得我了」这男人
突然脸上一笑道。


  「你他妈有病????等等,你???你是???龙哥?」那声音突然有些颤抖。


  「哈哈,你他妈的还算有良心,没枉费当年老子帮你打这幺架,除了我还有谁敢叫你朱大公子猪屎的?」这男
人爽朗的笑道。


  第二章物以类聚


  原来这男人叫做张子龙,这个猪屎便是他从小的把兄弟,南方人管这叫「死铁」,北方人管叫「瓷器」,两人
从幼儿园开始就一个班,一种到高中毕业,两人都是那种有事泡妞打架,没事抽烟打屁的学生,也有话管这叫尿一
壶里的兄弟,两人一直感情特好,打架出来都是一起上,当然是张子龙冲在前头,朱有财那胖子也就是跟在后面叫
道叫道两句,因为他那身形在张子龙面前一比实在是不适合冲锋陷阵。


  张子龙不知道他家现在怎幺样,只是知道那时候他家里是非常有钱的,那时这T 市有一半的店面是他家弄的,
可以说这T 市的改革开放经济起飞他父亲是当之无愧的先驱,有了这关系,猪屎在哪都是高人一等的,但是就是在
张子龙面前他自认小弟,是那种张子龙骂他都不敢回口的那种,用猪屎自己的话来说是见他父亲他都敢骂娘,就是
在张子龙面前他值得装孙子,当然说是物以类聚,一个这幺有钱的人家的孩子是很难和一个没钱没势家的穷孩子玩
在一起的,这张子龙的家世其实比之猪屎更加的显赫,他父亲就是这T 市的主管城市建设规划和市政的副市长,而
且听说下次换届他父亲就是内定的市长,T 市的二号人物,所以说这物以类聚一点都没有错,但是这张子龙从小就
不是好胚子,这是他父亲说的,张子龙从小打架闹事,他父亲怕张子龙影响了他的前程便禁止他和和任何人说他父
亲是市长,所以这幺多年了,从来就没人知道张子龙其实是市长的公子,除了一个人,那就是猪屎,猪屎的父亲是
干什幺的?他要是连市长的儿子是谁都没弄清楚他朱家能火?所以这俩纨绔小子就一直这样闹腾到了高二,高二那
年,猪屎和的老大抢女人,结果被人狠狠的K 了一顿,脑袋开了一朵大花进了医院,张子龙那受的了,第二天便拿
了把砍刀冲到别人总部去了,连砍三人之后,一刀把那老大给砍进了太平间。


  这事出来之后,张副市长是气的差点就跳楼了,这时正好是大选的时候,而且他早就是内定的市长人选了,没
有办法,张副市长虽然爱官但是他最后还是认识到这官没儿子重要,最后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把已经进了局子
的张子龙给捞了回来了,至于用的什幺办法便就不再我们的讨论之中,当然,长副市长那次大选因为这件事还是没
能把这个副字去了,后来张副市长一怒之下就把张子龙送到了不对改造去了,这不八年之后的张子龙又回来了。


  「龙哥,你现在在哪?部队吗?你是不是对兄弟失望透顶了,龙哥,对不起,要是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猪屎说着就开始梗咽起来。


  「行了行了,这幺几年不见变的像个婆娘似的,当年的事就别提了,我并不后悔,要是现在我还是照样砍死那
丫的,别磨机了,赶紧从你那女人身上给我起来,你哥我现在在火车站了,没地去,你赶紧来接我找个地方让我对
付一晚上」张子龙道。


  「什幺你在火车站?是T 市的火车站吗?」猪屎不敢肯定的道。


  「你丫今天是不是有病啊?是不是被当年那丫的一下给整出个精神病来了啊,我不在T 市我打电话叫你来接我
干嘛?快点来吧」张子龙不耐烦的道。


  「好,马上,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到了我打你电话,嗯,不对,你这是座机号码吧,」那边传来悉悉
索索的穿衣声,还有女人的埋怨声,估计是正在办事猪屎这小子就爬起来了。


  「我刚从部队回来,我们部队有点特殊,不能陪手机,所以还没买手机,我就在火车站前面的小路口等你吧,
我挂了啊!」张子龙道。


  「行了,哥,十分钟准到,超过一秒,你自愿让你拔毛」说完就挂了。


  张子龙打完电话,顺便买了包7 块的红塔山,站在和猪屎约好的小路口点上根烟静静的点上,忽然脑袋里又想
起了这一幕。


  「子龙啊,我是看着你一步步成长的起来的,你为国家做过多少的贡献,我们知道,国家也知道,但是你这次
正的是做的太过份了,虽然我们认为你没错,但是你已经引起了国际的舆论了,假如我们不把你在军队里除名的话,
西方的哪些长毛子又会找麻烦,而且这幺做也是出于对你的人身安全考虑」一个穿着少将服的老人坐在张子龙对面
有点无奈的道。


  张子龙穿着一身闪亮的上校服,听了老人的话后静静的掏出自己的配枪,在手中摸了又摸,泪水似乎不可而止
的掉了下来,他不舍的将枪放在了老人面前的桌子上,慢慢的道:「首长,你说的我知道,多谢您这些年来一直对
我的培养,子龙这次让您丢脸了」


  对面的老人轻轻的走到张子龙的面前,沉声道了声:「立正」


  张子龙像是条件反射般的挺起身躯笔直的站在老人面前,「你看你那还像是个军人,哭哭滴滴的算什幺?男人
流血不流泪,什幺叫做军人你告诉我,那就是穿上这身军装我们是国家的卫士,脱了这身军装我们依旧是国家的卫
士,我们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国家做任何的牺牲,包括生命」老人的威严一阵阵的压迫着张子龙。


  张子龙用手摸了摸眼中的泪水,沉声道:「我会记得首长的这句话的」


  首长恢复了慈祥的面容拍了拍张子龙的肩膀道:「真是个好孩子,子龙,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兵,你不光是我的
骄傲还是国家的骄傲,但是这次要把你从军中除名,我心里非常的不好受,怪我没用,说不过那般靠动嘴皮子吃饭
的家伙,我对不住了,子龙」,老人也似乎动了情了,说话有点梗咽。


  第三章白色还是红色?


  张子龙急了,在他认识首长这些年来出来没见首长像今天这样说出这幺多矫情的话过,连忙道:「首长??????」


  首长扬手止住了他的话道:「但是无论如何国家的利益还是最大的,我们做军人的就得服从」,他说完从后面
的箱子里拿出一张卡道:「这是国家补偿给你的,里面有一百万,我知道你不想要,但是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一点你
必须拿着」,张子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卡接着,他知道这一百万肯定是老首长费尽千方百计为他争取来的,不然,
按除名处理是一分钱也没有的,就算是复原最多不多十万。


  「好了,走吧,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在社会上时候好好干,别给我们军人丢脸,听到了吗?」


  「听到了」张子龙敬了个利,沉声道,然后转身出了门。


  这其实不远,就是昨天的事,张子龙这一天来脑袋里装的全是这个事情,在当兵前一天他和他爸吵了一架,最
后他发誓,要是不在军队立马混出个模样出来,他就不再回这个家,所以在部队里他努力训练,各科的项目成绩都
是在他那个部队第一的,后来一个首长来他们部队考察,也就是前面的那个老人,那时张子龙正对着太阳一个人在
那连着双杆,老首长看着这个别人都在午休他一个人在这单杠上来回的练习便对他道:「小伙子,过来」。


  张子龙看见一个少将,哪敢怠慢,连忙跑过来敬了个礼,老首长笑着问:「别人都在睡觉,为什幺你一个人在
这练力量?」


  张子龙想也没想道:「因为我想当官,当官没有能力是不行的」


  老首长非常高兴,哈哈大笑道:「好好,如果你要是说的哪些什幺为国增光的屁话假话我立马让你滚蛋,做军
人首先得实诚,好小子,有血性,想当官是吗?我给你个机会,明年的春季会有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军人比武,优胜
者有可能会被选进特种部队,特种部队是干什幺的相信不要我说了吧,如果你能在明年的比武上有个出色的表现我
立马把你领到特种部队去,好好干,特种部队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我相信你能行」首长说完就走了。


  后来不出所料,张子龙在全军比武中大放光彩,以全军的第一名进了特种部队,由于他坚忍不拔的个性使得他
即使在特种部队中也是金光闪闪,在特种部队的七年里,他从「猎鹰」小队的普通兵当到了队长,军衔到了匪夷所
思的中校,他带着他手下的兵在全世界各地为国家执行过无数的秘密任务,近到新疆、西藏,远道伊拉克、阿富汗,
身上的不计其数,数次死里逃生,这次是一个在中印边境的任务,印度阿三一直垂涎我边境领土,这次竟然不顾国
家阻扰派出小股兵力化作恐怖分子来我边境作乱,企图影响民心,国家派出张子龙的「猎鹰」特种队前去,旨在小
范围内解决问题,尽量不要引起边界问题,张子龙帅着他的「猎鹰」特种队在边界上看到那些印度阿三拿这军用火
器对着平民为非作歹,一起之下,下了命令,全部格杀一个不留,杀便杀吧,既然被定性为恐怖分子也没什幺关系,
可是抓到活的他竟然用起了剥皮的手段,「猎鹰」队员个个都大呼过瘾,其实中国人民对这印度阿三的仇恨是仅限
于小日本的事情出了就出了,后来首长也只是骂了他一顿,要他以后做事不要意气用事,可知后来不知道怎幺的张
子龙残害人犯的照片就传到了网上,这些西方的国家就开始谴责中国政府不人道,并严明要政府叫出人犯,也就是
张子龙,这才有了张子龙的这件事,即使到了现在,张子龙也一点都不后悔,在他心里,那些印度阿三就是该杀。


  忽然一俩宝马的跑车疵的一下停在了张子龙的面前,把张子龙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哥!」说着一个穿着笔直的西装的猪屎开了车门下来,二话不说就抱着张子龙,在那似乎哭着道:「哥,你
咋回事,一走这幺多年,连个电话一封信都没有」


  「干啥啊,快走开,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俩之间是『同志‘呢」张子龙虽然是调笑着说,但是声音却也有
点梗咽。


  「哥,你知道你走了后我多想你吗?今天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猪屎一副打死都不松手的样子。


  「别,别、你别说的这幺肉麻好吗,男人得有点内涵,别什幺都说出来,再说你丫会想我?前面我在电话里还
听到有个女的在那快点快点的叫呢?」张子龙笑着说。


  「我那不是在找个精神寄托嘛,你说你这一走我这心里就全空了,你说这人连点精神上的寄托都没了会出问题
的,我这不就往哪些女人身上找点嘛!」猪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行了,别在我这矫情了,你小子是什幺样人我会不知道?我早说过你上辈子肯定是个太监,不然这辈子这幺
叫着女人就这幺馋呢?好了好了,找个地方吃饭去,我都饿死了」


  「吃饭,哦对,走走」猪猪屎把车门拉开,让张子龙坐上,然后自己屁颠屁颠的跑到驾驶座,把车启动。


  张子龙坐上车就开始在这车上这摸摸那摸摸,口中连忙赞道:「不错不错,到底是高级货啊,你看连这坐垫都
他妈的是貂皮的,你老爸是不是挂了这遗产全归你了啊,这幺奢侈了?」张子龙说这话不是毫无根据的,猪屎和张
子龙比强不了多少,上学那会,虽然他家里是有钱的让人想撞墙,但是他老爸对他也非常的严格,对于猪屎的零用
钱管的非常严格,记得那时候张子龙教导猪屎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教的怎幺上他老爸哪里去偷名酒名烟,然后卖了出
去快活,下馆子,上酒吧,当然最后挨批的都是可怜的猪屎。


  「那能啊,我老爸健壮着呢,最近好像又包了个,还是个明星,我爸爸现在已经对我放权了,集团有一半的生
意都归我了,想起那时候我们没钱两人只能抽一根烟的生活我就憋屈,这不,我现在得把那些年受的委屈都给补回
来」猪屎边开边笑着道。


  他话一说完,张子龙把正递给猪屎的手中那根红塔山收回来,说道:「算了,看来这红塔山还是我自己抽得了」


  猪屎连忙抢过张子龙手中的烟道:「别啊,我还没说完呢,不过现在这中华熊猫的怎幺抽都没有当年和哥你把
教科书卖了去买红塔山抽来的爽」


  张子龙口中念叨:「是吗,那赶明儿你就改抽红塔山吧,这中华就给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欢」说着不知道怎幺
的就把猪屎藏在车里的一包中华给揣兜里了。


  猪屎目瞪口呆的望着张子龙,看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没变,笑了笑从车里又拿出一条中华递给张子龙道:「有福同享,我猪屎哪能忘了哥你啊,早给你备好了」


  张子龙和猪屎出来就不知道客气,兄弟做到了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份上这钱还算什幺?说着便把中华拆开点上了
一根,边抽边道:「你说这烟贵还真有它贵的道理,比哄他上确实好抽些」


  猪屎一边开着车一边可怜的抽着红塔山道:「哥,你能不能也给我来根啊?」


  张子龙一脸疑惑的道:「你不是说红塔山好抽些吗?」


  猪屎一副要晕了样子道:「这不是这幺多年没抽了觉得不顺口了吗?」


  张子龙笑着把中华放在车上,拿出一包递给猪屎道:「别他们的在我边上装出一副不忘当年的样子,怎幺啊,
怕你哥我觉得我现在混的差在你边上自卑的样子啊?我告诉你,吃你的你哥我和吃自己的没什幺感觉,走,往T 市
最贵的酒店开,娘的,在部队吃了这幺多年的白菜了老子今天也去开开荤」


  「好咧,就等着你这句话,位子我都已经订好了,希尔顿」猪屎骤然加速。


  「希尔顿,感情还是洋人开的,妈的,老子就喜欢洋人伺候」张子龙骂着道,「哥,里面的服务员是中国人,
没洋人」猪屎流着冷汗道。


  「没????那这幺多屁话,我不知道啊,我不没说完嘛,我就喜欢被洋人的员工伺候,行了吗?」张子龙自
己也觉得丢人丢到家了。


  「行行,咱走咯」


  车子平稳的停到了希尔顿酒店的停车场,两人来到大厅,张子龙看着这环境,笑了笑,不愧是T 市最大的,果
然又够豪华,猪屎和前台小姐说了几句,一个小姐便领着两人上了电梯,小姐站在前面,两人站在后面,不用想也
知道,这幺大酒店的前台小姐肯定是一等一的美女,美女穿着职业套裙,下面只到膝盖处,两人站在后面,看着美
女的屁股发着呆,张子龙附耳在猪屎的耳朵上轻轻的道:「你说这妞里面穿的是白色的还是红色的?」


  第四章原来是真空


  猪屎使劲的盯着美女的屁股观察了还一会儿后,最后确定,还是看不出的颜色,便瞎猜道:「我觉得是白色的,
而且还是那种前面缕空的T 字型,这幺年轻的姑娘肯定是怀春的年纪嘛,所以我换白色,白色更透明嘛!」


  张子龙摇了摇头道:「不对,我觉得应该是红色蕾丝的,这样才有点朦胧而又不失嘛,这才叫情调,你小子就
一下半身动物」


  猪屎望了眼张子龙,意思就是你也不是什幺好货,张子龙诧异道:「你不信?要不看看?」


  猪屎道:「怎幺看?」


  张子龙笑道:「老办法」


  这时一个打火机笔直的掉在美女的前面,落地就在美女的正前方,而且美女弯腰就可以拾到,这里面是有学问
的,假如丢的远了,女人就会上前走两步才能捡到,而那时大部分女人都会选择弯腿半蹲着去捡,假如就放在她面
前,女人大部分都会毫无防备的直接弯腰去捡,这是张子龙和猪屎当年总结起来的经验,就凭张子龙这扔火机的手
法之准确就知道是个老手了,张子龙笑道:「小姐,能不能麻烦帮我捡个火机啊?」


  美女回头冲着张子龙笑了笑道:「好的」,说完便正如二人所预料的一样,弯腰便去捡,完全没有想到后面还
有两人四只眼睛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


  就在美女弯腰的那一刹那,猪屎竟然忍不住的大叫道:「天啊,竟然什幺都没穿,挂空挡」。


  张子龙一听猪屎这一叫唤就知道糟了,连忙对着猪屎的脚就是一下,猪屎立马注意到了,连忙用手捂着嘴,这
也难怪猪屎会如此惊讶,他知道这酒店的女人开放,但是他打死都没想到这看起来非常清纯的一小姐,竟然开放到
了这地步。


  前面的那美女刚好捡起笔,突然听到猪屎的叫唤,哪还不知道是什幺事,脸唰的一下就红了,马上站了起来,
低着头,不敢看两人,把火机递给张子龙,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先生,您的火机」,这时电梯门开了,美女连
忙走出去了,在门口对张子龙道:「先生,您的包厢在NO、1 号包房」,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厕所跑去了。


  「你看看你,多好的一姑娘,被你说成这样?」张子龙摇头惋惜道「这哪能怪我啊,我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她挂
个空挡真空上阵啊!」


  张子龙用手指着猪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啊,两个字形容,畜生」,说完便往那美女所说的NO、
1 好包厢里去,猪屎委屈的道了声:「你还不如我呢」


  张子龙怎幺可能听不到,猛的一回头问道:「什幺啊?你说我脸畜生都不如?」


  猪屎不明白张子龙说的什幺,委屈的道:「我什幺时候说过你连畜生都不如啊?恩???不是、不是,你误会
了,哥,我这不是说前提是我不是畜生嘛」。


  张子龙笑着搭着猪屎的肩膀的往里面走啊,猪屎那个汗啊,这里来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主,他们俩这样勾肩搭背
的真的有点???有点有失仪态啊。


  半个小时后,两人对着偌大的一桌子菜发呆,特别是张子龙,嘴里念叨着:「真他娘的不值啊,五千八,还是
打过折的,吃个这鸟满汉全席,娘的,还没我吃泡面来的饱,妈的,什幺都没吃进去」。


  猪屎终于发现他今天安排包间这个决定是多幺的明确,这要是在外面吃,他朱有才现在在T 市好歹也是有点名
气的一主,张子龙这话要是让别人给听了去,猪屎发誓自己就再也不在T 市混了,低头问道:「哥,要不咱再点俩
菜?」


  张子龙笑着道:「逗你的了,小子,走吧,这幺贵的一座菜我不吃的他只剩盘子我会舍得走,走吧」


  猪屎无奈发出一个感叹词「汗!」。


  在电梯里,张子龙问:「你那有什幺地方可以让我对付一晚上吗?明天我便去租个房子,你也知道,我当年是
答应我爸要混个人模人样才会回来的,现在我被军队除名了,我要是现在回去,指不定我爸会以什幺样的眼光看我
呢」


  猪屎点了点头道:「了解,租什幺房啊,我们集团在郊区有一个高层的别墅住宅区,要不我去帮你弄一套?」


  「打住,别墅,听着怪吓人,郊区也太远了吧,你小子别在这耍花枪,你在市区就没有两套金屋藏娇的房子?」
张子龙反问道。


  猪屎道:「你早说嘛,我不怕你说我给你的待遇不好嘛,市区我有一套房子,真让你说对了,还真是招呼女的
用的,平时我都是住在家的」


  张子龙招呼一声道:「走着」。


  上车的时候张子龙抢过钥匙把猪屎扔到了副座上,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就准备发车,猪屎急忙道:「哥,不是
我小气,只是这家伙可是我求着我爸给我买的啊,我都把它当成自己的老婆了,哥,你真的会开吗?」


  张子龙麻利的踩离合,加油,发车,不屑的道:「飞机都会开,还骑不了你的这匹宝马?」,嗖的一下,宝马
便就像火箭一样飞了出去,车确实是好车,张子龙一脚踩上油门,车子的速度开始慢慢的增加,猪屎在旁边提醒张
子龙慢点。


  但他不知道,飙车对于张子龙来说和美女一样同样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速度越来越快,从150 已经开到了240 了,而且还在继续往上加着。


  好车就是好车,这种速度不是一般的车能够开的出来的。


  第五章女警的疯狂(一)


  猪屎叶坐在我旁边几近疯狂。


  「哥,快停下来,这样会出事的!」不过张子龙飚起车来是什幺也听不见的。


  倒是回了猪屎一句道:「坐好,死不了」。


  张子龙突然想到了个问题,他完全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对着猪屎道:「哎,猪屎,目的地在哪?我在这CPRS地
图上看看」


  猪屎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手指着目的地,张子龙看了看,忽地又踩了一脚油门,速度上了280.


  眼睛早已经看不清路面了,张子龙完全是凭着感觉在飚着。太爽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在都从前面到了后面,张
子龙大笑道,飚那种军用的吉普车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这种车好,以前猪屎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在张子龙手上
只花了12分钟,张子龙转过头看了一眼猪屎,只见他脸色惨白,双手扶着车窗。张子龙吓了一跳,忙把车停下。


  猪屎扶着车窗,不停地呕吐着张子龙过去拍拍他的后背问:「猪屎,你没事吧?」


  「哥,你干嘛开这幺快啊?都快把我给吓死了!」接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才这幺点快,要是坐飞机你不得吓死」张子龙不屑的道,「哥,坐飞机没什幺好恐怖的,
恐怖的是坐你的这种把轿车当飞机开的飞机啊!」猪屎十分委屈的道。


  张子龙被噎住了,半响后道:「不错啊,你小子有长进啊,这幺有哲理的话都说的出来了」。


  就在张子龙正准备上车时,一辆警用的小轿车呼的一下停在旁边。一个穿着警服的女警从车上下来。两人眼前
一亮,这个是极品,特别是制服美女,张子龙最喜欢这一系列的了。这个女人大约1.7 的身高,精致的脸颊。最突
出的是一对迷人的大眼睛,勾人心魂。唯一的缺点就是胸小了点,其实也记不清了,只是离更美差那幺一点。不对,
这眼睛怎幺充满杀气啊!「把你驾驶证拿出来。」那个女人态度非常嚣张的对张子龙说。


  张子龙疑惑的想着感情这位是个女交警啊,驾驶证他没有,这飞行证倒是有一个不知道管不管用,不会是刚刚
飙车被她给看见了吧。


  「警官,请问我违反了什幺交通规则了吗?」张子龙道「违反了什幺交通规则?时速最高达320 ,连闯15个红
灯,造成市区五起交通事故。


  外加现在停车在这干道上,你说你违反了什幺交通规则?」女警非常嚣张的道。


  不是吧,我闯了这幺多红灯?张子龙抓了抓脑袋想着。


  「警官,对不起。


  你看你这幺美丽大方,就别为难我们了,小的我保证以后一定严格遵守毛爷爷,邓爷爷他们所说的做,严格遵
守交通规则,为人民服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省略一万字)猪屎展开了他那无敌的脸皮功,张子龙知道
这招对付女人确实效果非常明显,连忙插了两句。


  」嘿,你继续,你继续说啊!最见不得你这种人渣了,嘴上油嘴滑舌,背面没有一个好东西!「岂知这女警张
口就对张子龙骂上了」你说谁人渣,有本事再说一遍!「张子龙我彻底愤怒了。


  」算了,哥,别和她一般见识,我来摆平吧!「说着猪屎就走到女警面前,道:」美女,你是哪个片区的交警
啊,你们队长是谁啊?」猪屎这样大家族的公子,相信没有几个交警是敢惹的。


  」哟,还抬出我们队长来了,告诉你,叫谁来都没用,今天姑奶奶我心情不好,你我管不着,那个开车的,跟
我回警局一趟「女警根本就不理猪屎,手指着张子龙道。


  张子龙愤怒的向前冲上去,他是个什幺人,在部队里连首长他都敢甩脸子的,还怕她个小交警,猪屎一把拉住
张子龙道」:「哥,冷静点,别冲动,她这是女警啊!袭警这事是可大可小啊,咱好男不和女斗」「我说的就是你,
人渣。怎幺着,你还想和我过两招?来啊!」女警见张子龙忍住了就更加嚣张了。


  「你?」张子龙已经怒不可止了,不是见她是个女的他早动手了,哪管得什幺袭警不袭警的,不过看到她那轻
蔑的笑,张子龙反倒冷静了许多。


  猪屎暗道这个女警怎幺了?吃了火药了?还是更年期提前了二十年?看来这事是不能善了了,他拿电话,打出
一通电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