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向同事试探性进攻


.
  我不知道她开的是什幺车,因此到了楼下站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到处瞄。


  突然一辆红色的轿车开了过来,轻轻按着喇叭,我仔细一看开车的人正是冼性感。


  她打开车门,我顺势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我刚一落座,她就迅即开了出去。看那样子,她是怕同事瞧见。


  落座后感觉这车贼JB舒坦,看了看车内配置,都是超豪华的。老子上大学时虽然考取了驾照,但对车没有太多
的研究,车内配置60% 的都叫不上名来,也就更叫不出这车的名字?


  我不由自主夸道:你这车真漂亮,是啥车?


  雷克萨斯。


  我晕,我虽然对车没有深入的研究,但对雷克萨斯多少还是了解点的。


  哦,名车,呵呵,多少钱?我又SB般问道。


  五十多万。冼梅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日,一听这价格我就伸了伸舌头,五十多万,老子就是不吃不喝得干几年才能挣到?


  看到我伸舌头的鬼脸,冼梅边开车边咯咯笑了起来。


  你想吃什幺?她问这话的时候,语气竟出奇的温柔。


  你选地方吧,你吃什幺我就吃什幺。她一听又呵呵笑了起来。


  她一笑不要紧,将她那口错落有致的性牙露了出来。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从侧面看去更是撩人* 趣。我禁不住
又想起了那个片片中的日本娘们。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要不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吧?


  你也喜欢吃日本料理啊?呵呵,好,我们就去那里。


  RI,看来她很喜欢日本人的饭菜,但偶并不是十分喜欢,偶比较喜欢东北的翠花酸菜。但话已出口,不能再更
改了,MD,都是那个日本* 娘们惹得祸。


  她载着我,选了一个离单位较远的日本料理店。


  她似乎对这里轻车熟路,看样子她经常来这里。


  店内的布局完全是按照日本的风格设计的,色彩丰富的日本壁画,木质的推拉门,处处充满了小日本情调,穿
着日本和服的服务小姐(假日本女人),优雅地躬身问好。


  清一色的日本格调,让老子仿佛置身到了小日本,美中不足的就是缺少真正的日本娘们儿。(最好再让老子揩
一揩纯日本娘们的油。TMD ,小日本太对不起中国了,所犯罪恶罄竹难书。现在是和平年代,不能动核武器真干。
要想报仇泄愤,狠吃日本娘们的豆腐是最佳的复仇方式。在这里,号召中国男人团结起来,都去暴揩狠吃日本娘们
的便宜。让灭绝人性的日本男人统统下岗。几年之后,就把小日本进化成了第二个中国,岂不快哉,岂不乐哉。)


  冼梅带着我来到了二楼,选了一个别致的榻榻米包间。


  进入包间,老子也得赶鸭子上架,学着日本浪人那鸟样,把鞋子脱了,双腿一盘坐在榻榻米上。


  冼梅此时刚好接了个电话,边说边来到我对面准备坐下,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打电话,啰唆了好长时间,她就站
在那里继续接听电话。


  她站着我坐着,偶要看她需高山仰止。


  偶一抬头,发现从下往上看别有一番洞天,她的那对咪咪愈加地高耸挺拔,随着说话的节奏,不时地颤抖着,
越发的催人性发。